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人性、龙性和魔性》。

他没有再说什么,但等他走出门时,却又回头道:我还有件事忘陆小凤又忍不住问道:你自己说的这些武功,你自己全都已练成

电视塔的地下停车场内,冥界守卫追着刘小伟,犹如老鼠见了猫一般,两者之间根本不在一个次元,刘小伟的心态已经崩溃了。

“混蛋!”

刘小伟不禁大骂一声,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载在吴天的手里。

下一秒,刘小伟再次被守卫抓住,准备吸收进入体内,刘小伟放弃了抵抗,任由冥界守卫将其拉入体内。

在每个守卫的体内都是数不清的监牢,囚困着漫天诸佛,上古存在的怨气和执念,梦魔刘小伟也成为了他们的一员。

任务完成,守卫化为一道黑雾,重新回到了吴天身后的黑洞之中。

“乱套了,乱套了!…我们两个分工合作,你去把西边和北边的子阵破坏掉,我去剩下两个!”

“喂?什么子阵?…我怎么知道?”

并不是吴天装傻,他根本不知道这子阵在什么地方。

“用你的眼去看,你难道比我还瞎吗?那冲天的怨气!”

神算子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对这吴天吼了一声,随后取出一张符纸贴在了腿上,三两步就跑到了百米之外,可谓神行太保了。

吴天也按照神算子说的,眯着眼眺望远处,真的如神算子说的,那冲天的怨气柱子,简直不要太明显。

“唉…给我个…算了,骑车过去吧!”

神算子贴上神行符一溜烟没影了,也不忘给吴天一张,搞的吴天只能凭借体力去拼了。

吴天怎么也没有想到,北边的一个子阵竟然就是自己家,就连自己的那间房子也在其中,阵法被激活,所有的房间之中都翻着红光,从中不停的传出空洞的嘶吼。

“这…我该怎么做?…”

子阵是找到了,但是怎么破,吴天却并不知道,心念一动,手掌之间一簇黝黑火焰跳出,身后黑洞打开,冥界守卫出现。

“冥火,容易闹出大事,不好控制!还是守卫好一点儿,容易控制!…嗯就这么办!去吧,把这些鬼全部收了,不要搞破坏!”

没有五官的冥界守卫收到命令,第一时间抬起了头,看向了周围的鬼屋,身形瞬间消散,分贝飘进了几间屋子内。

这几间闹鬼的屋子很特别,刘小伟似乎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蓄谋了,所有的房间,每一块儿转头都是由死人的骨灰掺杂在里面,就连墙纸都是人皮张贴在内侧。

冥界守卫进入鬼屋,先是一阵凄厉的大吼,震慑住了所有的恶灵,一瞬间清静了许多,随后和吴天吃鬼一样,深吸了一口气之后,那无尽的恶灵从墙壁之内被强行抽出,进入了守卫的口中。

和吴天吃鬼不一样,守卫直接将鬼的本体给抽离了出来,房间每块砖之内的骨灰也犹如经历了上万年洗礼一般,再无任何怨力,就连墙皮内层的人皮也变成了灰尘。

所有的鬼屋只是一瞬间就被肃清,怨力的精灵,冥界守卫,一切鬼怪的克星。

离开小区,抬头看去,上空的冥界通道的确再鬼屋被清除之后,再次变得狭小,不过,越来越多的鬼怪想要进入冥界,已经开始拥挤。深夜乐园,民俗村,村口。

鬼爵爷喝了一口啤酒,看着徐浪,问道:“我说徐老弟,你向鬼妃挑战我可以理解,但是为什么把鬼豪扯进来?而这个挑战的关键是鬼豪。他要是永远都不对你说出那句话,你岂不是输了?”

徐浪舒舒服服地躺在椅子上,嗑着瓜子,得意地说道:“鸡大哥啊,我压根就没打算赢啊。”

“啊?什么意思?”鬼爵爷奇怪地问道。

“这次挑战,并不是直接的,而是间接的。就像一个小游戏,哪个渔民抓到的鱼更多,谁就赢。那在这......

“气息?什么气息?”徐浪求之不得换个话题,连忙打蛇随杆上,追问道。

  陆雪菲凝重道:“这个来找老棺材麻烦的家伙,气息跟上次招揽我的家伙很相似。”

  “难道是同一伙人?”

  “不知道,应该是。”

  陆雪菲微微有些疑惑,这让她冰冷的声音中,多了几丝人气,“真是奇怪,这附近哪来这么多大厉?老棺材说附近不太平,八成是真的了。”

  徐浪脸色变了变,只能答道:“看来我们以后要小心了,如果有能变强的机会,一定不能错过。”

  想了想,他又问黄欣欣等人:“恐怖值对灵官有用,对你们应该也有用吧?为什么你们从来都不找我要?等还完了灵官的债,以后的恐怖值你们拿点去分了吧!这样也能更强。”

  黄欣欣笑盈盈地俯身上前道:“还算老板你有良心。不过我们已经是这乐园的一部分了,恐怖值对我们没用了。而且我有种预感,乐园升级之后,我们也会变得更强。所以,还是留着升级乐园吧。”

  “那陆小姐呢,她……”

  “我不用。”

  手机屏幕一红,陆雪菲打断道,“我本身的力量已经足够,缺的只是控制的方法……恐怖值你自己留着吧。”

  徐浪闻言点了点头,他见陆雪菲似乎没有再提抠眼珠这一茬了,觉得自己还是降低点存在感比较安全,所以也不再说话。

  因为天色已经大亮,徐浪只好把灵车和大部分员工都留在碎石山脚下,让他们等到夜幕降临,再随着灵车一起回乐园,他自己则带着变回原形的白蛮,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很长一段路,才打到了回金山开发区的车。

  一番折腾,回到乐园时,他已是精疲力尽,倒头就睡。

  等一觉醒来时,又已是华灯初上,隐约的喧哗声从窗外传入,让他大感意外。他披衣而起,准备出门。

  “老板,你醒了。”才开门,一个不是很熟悉的声音传来。

  徐浪定睛看去:“洪刚,你怎么在这里,其他人呢?”

  办公室的门口,洪刚正席地而坐,见徐浪出来,他赶紧拍了拍屁股站了起来。

  “她们都去工作了,就让我在这里等着。”

  徐浪打着哈欠,走到走廊边的窗口一看,才发现乐园已经做好了营业的准备,冥河渡口和望乡楼前,更是已经排起了长队。

  “今晚生意还不错啊!”

  “是的,老板。”

  洪刚站在他身后半步远,恭敬地回答道,“欣欣说,昨晚那些主播,今天大部分又来了,说是不服气,还有很多看了直播和短视频的网友,也跑过来了。今天应该比昨天更热闹。”

  洪刚生前不愧是精英人士,这才加入深夜乐园不到半天的时间,就已经把业务给摸熟了。

  “那就好,那就好。”徐浪闻言笑逐颜开。

  接着,他三下五除二收拾好自己,就和洪刚出了门。才走到停车场的位置,就看到一排豪车刚刚停稳,一个染着一头黄毛的熟悉身影正好从车上下来,一看到他,就招手喊道,“徐老板!徐老板!”

  徐浪一看就乐了:“哟,凯少啊!”

  “是我嘞!”

  黄毛带着一伙富二代,笑嘻嘻地迎上来,“听说你这边又开新设备了,兄弟们来给你捧捧场。”

  “多谢多谢。”

  徐浪客套两句,突然皱了皱眉。

  原来,他在人群里环顾一圈,居然没看到张孝杰的身影,想起昨天自己给他发信息他也没回,不禁有些不好的预感。

  “杰少呢?他怎么没来?”徐浪忙问道。

  “杰哥啊,他碰到点事,这几天走不开。”

  黄毛的表情明显有些不自然,只是强笑道,“不过他还是很惦记徐老板你的,咱们今天这些人,就是他张罗着让我们来玩的。”

  徐浪知道其中必有隐情,但此时人多耳杂,也不好再追问,只是笑了笑,就上了灵车,把黄凯他们带去了望乡楼。

  ……

  一夜惊呼,等把最后一名游客送走,徐浪的账上又多了6000多点恐怖值的进账,加上之前他发布的短视频也还在持续发力,昨晚才清零的恐怖值,此时居然又突破了7000点大关,而门票收入更是破天荒地创下了超30000块的最高记录。

  徐浪看着自己账面上突飞猛进的数字,眼睛不自觉地笑成了一条线。

  当然赚钱归赚钱,该做的事,他也不会忘记。这不乐园这边才关上大门,他就招呼黄欣欣等人准备夜探南塘林场。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一辆轿车一路急速冲了过来,正怼上了深夜乐园的大门。

  “嗯?张孝杰?”徐浪一眼就认出了车牌,“都这么晚了,他怎么自己跑过来了?”

  他连忙嘱咐黄欣欣他们去忙,自己则趿拉着拖鞋,一路小跑了过去开门。

  这时张孝杰已经下了车,跌跌撞撞地走了过来。

  隔着老远,徐浪就闻到了这哥们身上洋溢着一股怪味,那是檀香和酒臭混合在一起的味道,还有呕吐物的酸馊气,总之那味道就是很让人销魂就对了。

  “你胆子也太大了,酒驾啊!这要出事了怎么办?”徐浪迎上去,一把拉住张孝杰,责备道。

  “徐老板,徐老弟!帮帮我!”

  张孝杰一看到徐浪,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只差没声泪俱下了,他脸色惊恐地呼喊道,“他们回来了,他们回来了!他们一定是怪我当年丢下他们,他们要带走我!”

  “你别着急,慢慢说。谁回来了?”

  徐浪被张孝杰没头没尾的话搞得是一头雾水。

  不过他也看清了,这哥们现在两只眼睛里都充满了血丝,明显是被什么东西吓着了,心力交瘁。

  “来,先喝杯热水,缓一缓,然后告诉友。”逐流疯笑谈道。

“老朋友?你说的是我还是他呀?”梓阳指了指自己,随后又指向小海,对于逐流疯的话,他感到很是奇怪。

小海摇头说道:“我不认识他。”

“我也没见过他。”梓阳无奈道。

二人齐齐看向裴元,问道:“你认识他吗?”

裴元先是一愣,而后很巧妙地回答道:“我认识他,但我不是他的老朋友。”

逐流疯开门见山道:“你是没见过我,但见过我的它已经死了,而且你还得到了它的传承,我这么说你该明白了吧?”

小海面露迷茫,一会儿看看梓阳,一会儿看看裴元。

梓阳沉默片刻,尴尬笑了笑,道:“大叔,你认错人了吧,什么传承不传承的,我怎么有些听不懂啊?”

神兽传承举世震惊,如此重要的惊天大事,却被逐流疯一语道破,他心中虽有震惊,但也不敢承认。

一方面是他没有见过逐流疯,根本不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即便是刚才他救了自己,但谁又能知道他是否真心想救自己。

另一方面,神兽传承之事非同小可,不管是谁问起,他都会装作不知道,这样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

逐流疯笑着起身,深邃的眼眸紧紧盯着梓阳,道:“好小子,在我面前你也敢撒谎。”

说着,他就伸手捏住了梓阳的耳朵。

“疼疼疼疼疼。。。。。。”梓阳只顾着喊疼,抬起手臂却不敢反抗他。

小海气鼓鼓地走了上去,裴元急忙伸手拽住他,生怕他惹恼了逐流疯。

逐流疯捏着梓阳的耳朵,上下打量着他,越看越觉得眼熟,便随口问道:“你小子是不是姓梓啊?”

梓阳如实说道:“对对对,我是姓梓,名叫梓阳。”

“梓阳?”逐流疯眸光微变,见他穿着庸俗,丝毫不像富贵人家的孩子,道:“长得倒是挺像,但穿着打扮上可差远了,你这油腔滑调的性格也不像他。”

梓阳道:“像谁呀?”

“像我徒弟。”逐流疯面露自豪道。

“你徒弟是谁?叫他出来跟我见一见,像不像一眼便知。”梓阳为防止他在神兽事上一问再问,只好顺着他的话,避过神兽传承这一话题。

“我徒弟。。。。。。”话到嘴边,逐流疯扭头看向裴元,道:“你带他去外面待着,我有些话要跟这小子单独讲讲。”

裴元点头带着小海穿过墙壁,来到另一处房间内。

逐流疯收回手臂,两眼眯成了一条缝,笑眯眯道:“梓姓一脉北大陆可不多,你小子该不会是冒充的吧?”

梓阳揉着被捏红的耳朵,认真道:“我就是姓梓,这还用冒充吗?!”

“你姓梓,你老爹的名字你应该知道吧?”逐流疯坐在蒲团上,面朝梓阳笑问道。

“我老爹。。。。。。我老爹。。。。。。”梓阳沉默半天,笑着回答道:“没见过,不知道。”

“没见过?!”逐流疯说完,旋即摆出一副要起身的样子。

梓阳赶忙向后退了几步,道:“我真没见过。”

逐流疯见他不像是撒谎,便再次问道:“是谁把你抚养长大的?这个你总该知道吧。”

梓阳毫不隐瞒道:“洛源,风岚还有杨老头。”

逐流疯低头沉吟了几句,便立即抬头,两眼看着身侧的空地,之后便大声笑道:“洛家的人,原来是这样。”

“你认识洛源吗?他对我可好了。当然,风岚对我也不错。”梓阳小心翼翼地在他身旁坐下,笑着望着他。

逐流疯道:“不认识。我只知道洛良邪,洛源这个名字,也就听过几次,多少有点印象。”

“你知道我是谁吗?”逐流疯捏着他柔滑的脸颊,露出满口黄牙。

“大叔,大叔,你先把手放开。”

逐流疯瞪大双目,道:“大叔?差辈了,差辈了。你该喊我一声爷爷,知道嘛?知道不知道呀你?”

“你也姓梓?”

“我不姓梓。”

梓阳好不容易挣脱出来,道:“你不姓梓,我为什么要喊你爷爷?我又不认识你,这世上哪有你这样的人。”

逐流疯身子向他这边靠了靠,道:“不喊是吧?”

梓阳摇头道:“不喊,不喊。”

“当真不喊?”

“就是不喊!”

逐流疯也没有为难他,道:“不喊你就走吧。”

梓阳先是伸手再刚刚裴元离去的那面墙上拍了几下,墙体很硬,根本走不出去,他又去另外几面墙上拍了拍,墙体依旧是很硬。

他试着喊了几声,墙体的另一面丝毫没有声音传来。

“走啊,你怎么不走了?”逐流疯手撑脸颊侧卧在地面上。

“大叔。。。。。。”

“什么大叔!叫爷爷!”

“你该不会真认识我爹吧?”

“我不仅认识你爹,我还认识你爷爷。”

“我爹是谁?”

“不能说。”

逐流疯笑着摇头,既然他有自己的想法,那么他这个做师父的,自然不能坏了徒弟的事。

“不说就不说,我就跟你耗在这儿。”梓阳学着他的模样,侧卧在他对面,二人大眼瞪小眼,就这么僵住了。

站在隔壁房间内等候的小海,有些焦急道:“都这么久了,梓阳哥哥还没有出来,他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我看逐流疯挺喜欢梓阳的,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裴元背靠墙壁,双臂环于胸前,脸上并无担忧之色。

因为他知道,担心也无用,逐流疯想做的事,这世上根本没人能拦住他。

“逐流疯?”小海迷茫的眼神看向裴元,道:“是那个‘戮世疯神’逐流疯吗?”

裴元不解道:“你也知道逐流疯这个名字?”

小海很自然道:“我小时候听说过,逐流疯是四块大陆中的最强者,单打独斗没有人能击败他。”

裴元盯着他没有说话。

小海补充道:“海王一族也没人能打败他。”

她笑了笑,又道但是陆小凤却推情最多的地方通常都是他的眼睛扪心自问,在那样的关头,我想浮萍一样,没有寄托,也没有根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人性、龙性和魔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一叶封天

止坠

一叶封天

火点香烟

一叶封天

安依

一叶封天

弦森

一叶封天

山雨凭岚

一叶封天

江南三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