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如当年!》。

蓝兰道:他是个可怜的孩子,从小就多病,连一天好日子都没有就从轿子里跳了出来,几乎将杨家迎亲的那些人活活吓死

锦衣少年回头看了一眼打斗少年,说:“你也是条好汉,竟然能抵挡得住二十多人的轮番进攻。”

锦衣少年对随从挥了下手,果断地说:“咱们走。”

有两个人跑到被阿保机射死那名壮汉的尸体旁,将尸体抬上马背,仓皇而去。

阿保机吆喝道:“哎,摔跤还没比呢。”

锦衣少年双手抱拳一举过头,什么也没说,扬长而去。

刚才打斗的少年,此时终于有了与阿保机打招呼的机会,一边将战刀归鞘,一边看向阿保机。

此时,阿保机也正将目光看向打斗少年。

两人的目光撞在了一起,都会心地笑了。

阿保机看到,少年身材健壮,面色发黑,四肢粗壮,目现诚实,眉宇间写满了坚毅。

阿保机打心眼里喜欢这位少年,走上前去,握住少年的手,敬佩地说:“你一个人,竟然敢挑战二十多名对手,难道你就没有想过,一旦打不赢,会是什么后果吗?”

少年爽朗大笑,反问道:“你不过一个过路人,不是也不假思索便孤身犯险吗?你想过没有,一旦我们战胜不了对手,又会怎样?”

两人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两人都觉得,他们的心在顷刻间靠的更近了。

两人正要进一步交谈,突然听到有马蹄声传来,急忙抬头观看,只见刚才离去的那锦衣少年,又催马返了回来。

看到刚刚离去的对手返转而来,少年立即翻身上马,仓朗朗抽刀在手。

阿保机正要上马做迎战准备,看到奔马而来的锦衣少年的手中并没有执兵器,便放了心,待看他是何来意。

锦衣少年飞马来到近前,滚鞍下马,对阿保机和少年弯腰施礼,诚恳地说道:“我叫痕笃。真没想到,契丹国还有你们这样有本事的人。说实话,论箭技,还从来没有人赢过我,今天我输得心服口服。能否告诉痕笃你们二位的名号?”

阿保机笑了,爽朗答道:“我是契丹迭剌部人,叫阿保机。”

打斗少年一怔,看着阿保机,问:“阿保机?哎呀,你是我的阿保机哥哥?”

打斗少年激动地叫着,跳下马背,猛地扑向阿保机,紧紧握住了阿保机的手。

痕笃觉得奇怪,问道:“难道你们两人也互不相识?”

打斗少年看了痕笃一眼,来不及回答痕笃的问话,仍然异常兴奋地看着阿保机,语无伦次地说:“我也是契丹迭剌部人,叫曷鲁。我多次听父亲说过,撒剌的叔叔的大儿子叫阿保机,当年为躲避狼德集团的迫害,刚生下来,就寄养在了别的部落,原来就是你呀。我们是弟兄呀。你啥时候回来的?”

阿保机听到曷鲁简短的介绍,同样高兴,紧紧握住曷鲁的手,舍不得放开,说道:“我刚由姑姑家回来,打此经过,便看到你与那么多的人在打斗。”

痕笃得知两人互不相识,却能相互施救以命相搏,更加钦佩。

痕笃站立在一边,静观两人存,但并不共生,两神都要为自己的存在证明。更近一步者方位此天地唯一神。

  资料:日耀神所在的部族强大自信且不容外人,阶级性质极强。月影神所在部族弱小分裂但对于外敌往往能快速放下矛盾一致对外,阶级稳定性差,能者上弱者下。

  警告:1.你在这里作为中间的存在,你的阵营非常重要。你的每次选择都会对当前世界造成不可逆转的影响。

  2.当前世界阶级较弱,你的力量会在这里有一定增幅。

  3.此世界为真实世界,请尽可能少的造成杀戮。

  4.死亡后回归,考核失败。

  5.脑子万岁!

  任务:帮助其中一位神灵成为唯一神。

  以上就是陈默所看到的全部内容,包括警告和任务。和所谓的主神空间颇像。

  躺在软软的土地上,有这青草的清香,抓起一把土,感受到土的湿润,放在鼻前,还有股泥土的芬芳。

  折断一根绿草,还有草汁在指尖滑动。陈默五成把握这个是真的世界了。

  一直以来他认为对方是个梦师,这次空间的转换有些摸不着头脑。对方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当然也不排除对方是高等级梦师,用更高级别的造梦方式来掩盖这是一个梦境的现实。

  为了确信这是一个真实世界,陈默一直默念这是一个梦,念了十几分钟,却发现自己还没有离开。

  这下他也只能确定这是一个梦了,毕竟用梦是限制不了一个梦师的。即使是九级大佬对一级梦师也是无法限制。

  陈默抬头,看了眼天空,发现和资料中介绍的相同,日和月真的同在。一半日耀光辉一半月笼大地,陈默还真的恰巧躺在正中央,从头到脚恰好一分为二。比分蛋糕还分的整齐。

  不去想在科学角度怎么分析这个世界,因为用科学根本解释不清楚。必须用打游戏的思路去看,管他游戏画质逻辑怎么不科学,只要会做任务就行。

  君不见我的世界都是方块,还不是玩家玩的津津乐道。他们只知道一个事情,活下去即可。

  这个世界只不过在世界观上猎奇一点,能有啥!

  陈默以多年游戏经验为基础,丝毫不去想为什么会这样。再说想原因又有什么用,这不是走近科学,细讲给谁听。

  读者看么?肯定不看的。

  陈默干脆直接走向月影神的地盘。

  这个资料讲的很清楚,日耀不收人,收人也是炮灰。月影收人,而且有能力者上。选谁就不需要再说吧。

  不想当炮灰想要当决策者除了选这个弱的还能选什么?

  退一万步说,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多少穿越者总结最经典的话语。

  陈默看的书多,他觉得这是对的。从正常世界来看,理论上也是对的。

  出发!月影神部族!

  “哎呀,一不小心就把所有的补血散都给吃光了,这怎么让我给天宝阁的李管事交代啊,算了,大不了再让他拿些补血散的药材,我在炼制一炉罢了,以我的炼丹技术到时候炼制的肯定不止一枚丹药,交一枚品质最差的补血散给李管事,剩下的我都昧下,这不过分吧!哎像我这么帅气的人,且善良的人可不多咯。”林天刚把境界稳固再筑骨境,顿时他才记起来临行前答应李管事到时候不管炼制的补血散如何,赠与他一枚的,如今都被自己吃了,一念及此林天的心中不免的有些尴尬。

  林天再一次出了城主府,他本以为之前的那一场以无敌姿态碾压司马风华的那一战会让天荒城中的修仙者再也不敢对他嘲讽、讥笑在背后指指点点的,应该是抱着敬畏的心态去尊敬他的,可是林天发现事实却并不是如此,甚至他发现从他身边路过的修仙者都用一种轻蔑的眼神,看着林天,就如同看一个死人一般。

  这可让林天摸不着头脑了,如果是一两个人的眼神如此的话,林天并不会觉得奇怪,毕竟他顶着十年废物的名头,怎么会那么简单就轻易摘取,可是每个人都是如此,这就有些奇怪了吧!旋即林天忍不住拦下了一个炼气境的修仙小白询问道:“这位道友你可知道这天荒城看我的眼神为什么就如同看一个死人一般呢?按理说一招击败司马风华,他们不该对我敬畏吗?”

  这位修仙小白见拦下他的人是林天顿时面色唰白,下意识的捂住下身,他可是从别的修仙者那里听闻林天是一个断人下半身的幸福变态狂魔,心中害怕不已:“完了完了,爹娘孩儿不孝啊,不能为我们王家延续香火了,下辈子孩儿还愿做你们的儿子,对了你们可别太怪罪孩儿,因为拦住孩儿的素有断根者之称的林天,儿子打不过他,也只有认命了。”

  林天可不知道这个姓王的修仙小白心中的想法在,他只是见这个炼气境的修仙小白面色一变在变,顿时他轻声道:“这位道友,你没事吧!为何面色如此之差,明明刚才的脸上还不只这样的,真是太好玩啦!”

  “什么,什么我好玩”王姓的修仙者当即吓的腿脚发软,满脸委屈弱弱的说道:“林天少爷,我一点都不好玩啊,您就高抬贵手放过我吧,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亲还在家里等我伺候,下有嗷嗷待哺的三个月的婴儿还在等我养育,他们不能没有我的,难道您就忍心看着他们活活饿死吗?还有我那可怜过门才一年的媳妇啊,跟着我到现在还没有享受过一天的幸福的生活,如今年纪轻轻就要守寡了,小花呐,老王对不起你啊~”

  “停停停~”一旁的林天听得脑瓜子嗡嗡的,连忙出声打断了这个王姓的炼气者继续说话,林天根本就不明白他只不过是想解决心中一个小小的困惑而已,可是这个炼气境的修仙小白再说些什么,什么乱七八糟的,什么小花,什么老王的,林天感觉这人指定是脑子有点问题,不由的怀疑道:“难道这届的炼气境的修仙小白都变成这般了,那样真是太可怕了吧!惹

  这尊石佛一半是正常的佛相,一半是狰狞的面目,张青林站在石佛前举目回看,十几年前他在坤州曾经见到过同样类似的佛像,好像叫双目佛。

  八尺高丈万寸金,尘世今生袈裟钵,半鬼半佛半念善,一笑一悲双目佛。

  这是形容双目佛面对人世间的极恶而痛苦不堪,看到人心还尚存着一点善念而感到可悲,我佛慈悲普度众生,却改变不了人性本质。

  婉晴走到石佛的后面,在石佛身后不远处是一个佛堂,房屋砖瓦都有些年头了,地方又比较偏僻,大多数人都不愿走山路,所以更显得这里宁静惬意。

  张青林仍旧站在石佛的前面看着,忽然眸光一闪,就见从佛堂方向正走过来两个人,定眼一看是勋哥还有他的副手。

  婉晴正和他们在说着什么,程澈在石佛后面叫着张青林,几个人走到婉晴他们的跟前。

  再次见到勋哥,他的样子仿佛发生了变化,他的头发更短了,他神色间有一点呆滞,面色暗黄,双手都缠着厚厚的纱布,像是经历了什么。

  勋哥见了张青林他们习惯性的微微点了下头,“行,那先这样,瓦窑后面的事就交给你了,我先走了。”

  “好,勋哥多注意休息,慢走。”婉晴看了一下手机又看向张青林他们说道:“吴名氏就在这后院,你们去吧,不过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们一下。”

  “难道有什么埋伏?”程澈问道。

  “没有,我是说最好让他一个人进去,如果你们去的人太多,人家是否会拒绝见面,我还有事,就不和你们一起进去了。”

  “唉,婉晴,那你今天还回旅馆吗?”程澈小步跟在婉晴身后问着。

  “那你是希望我回,还是不希望我回呢?”婉晴嘴角微微上扬,眼睛瞄了一眼程澈道。

  “嘿,大姐姐,澈哥他当然是希望你回来了!”池谭一胳膊搭在程澈的肩膀上机灵的冲着已经走远的婉晴说道。

  婉晴直径走着没有回身,抬起手挥了挥,就消失在了门口。

  “谁让你说话了,起开!”

  “行了,澈哥,昨晚上你俩喝酒,我就看出来了,你瞅大姐姐多漂亮,抓紧时间搞到手,要不然就是别人家的了。”

  “小孩子懂什么,一边待着去。”

  池谭撅起嘴目视道:“我成年了!”

  张青林已经和吴承安向后院走去,在后院就一间禅房,房间门口站着两个身穿黑色粗布衣的男人。

  张青林和吴承安停在院子中央,这时程澈他们也走来了,“还真有埋伏,老张你自己进去行吗,要不然我们还是跟你一起进去吧。“

  张青林从衣兜里掏程老爷交给他的一根老式钢笔,“先不用,你们在这边等着,我先过去看看。”

  说完,张青林就来到禅房前,那两个黑衣男子拦住他说:“这里不能进。”

这似乎是一种皆大欢喜的事情,一声惨呼,那仿佛是莲姑的声音几个人一抬头,全都吓得呆住—是什麽人?你可是与他串通好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如当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逍遥兵王

曲峥

逍遥兵王

淇泮

逍遥兵王

明夕

逍遥兵王

孟中得意

逍遥兵王

九雨

逍遥兵王

白夜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