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八方愤慨》。

帮白衣少年郎正好骨头,苏云欣才拿起那草药用力一揉搓,草叶凝汁变皱,敷于少年郎腿上;刚欲扯下衣衫包裹,心想凭什么要撕自己的衣衫,故而又转向扯下少年郎的衣衫撕做布条,倒是把少年郎吓了一跳。

接着少女一尺木棍就着布条一系,便帮少年郎绑好,固定住骨头。

而此时整顿行李的福伯也已经收拾好了。

老马虽然死了,但也平白得了两匹好马,再加上那车厢倒下时并未摔坏,这下好了,一马拉车变成了两马拉车,估计还能加快进程呢?

苏云欣指向傻憨憨的福伯道:“你……”

“没错,就你,老头,背你家少爷上车。”

对于用手指着自己鼻子确认的福伯,少女再三肯定道。

吩咐完,性子冷淡的少女自己先朝着马车方向走去,不管少年郎死活。

福伯也赶紧屁颠屁颠的去扶起自家少爷,虽然不太喜欢少女那颐气可指、冷冷淡淡,不懂得尊重长辈的态度,但毕竟,少爷是自家的,弄成这样,自己已经不知道回去该怎么跟老爷和夫人述说这件事了,这会儿,还不勤快点?

白衣少年郎要强得很,死活不肯让福伯背,自个儿扶着苏云欣给他做的拐杖一瘸一拐的朝马车走去。

只是经过那两具尸体时,看着那汉子死不瞑目的样子,白衣少年郎顿时心生愧疚,读书人那股穷酸劲又来了,道:“你也是,好好的道理不讲,非要动手?大家活得都不容易,何苦为难人呢?现在好了,把自己为难死了?这万千大好河山风景都没你事了?”

这股穷酸劲数落完,又不忍心这两具尸体曝尸荒野的少年郎,转而又看向欲扶住自己却又无从下手的福伯道:“福伯,给这两个家伙找个风水好一点地,埋了。”

前边,耳力惊人的少女,蓦然转身,眼神冷冽,看向少年,冷冷淡淡道:“你要是敢将他们俩埋了,我就打断你另一条腿。”

少女语气冷冷淡淡,轻轻巧巧,可听在少年郎的耳朵里却是毛骨悚然,阴气森森,杀意凛然。

白衣少年郎悻悻然,缩了缩脖子,转而看向脚边死不瞑目的黑衣人,道:“其实,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遗养天物,回馈自然,自万物中来,回万物中去;咱都是开明之人,没必要非得有那落叶归根、入土为安的迂腐思想,你说是吧?”

“你不说话?那我就当你同意了啊?”

少年郎一番动人歪理说得是理正词严,合情合理,大义使然,临了还问一句“你同不同意”,竟让人膛目结舌,无法反驳,纵使已经死去的黑衣人若是能起身也恨不得一巴掌抽得少年郎分不东南西北,再骂一句,“去-你-妈的遗养天物,回馈自然,我落叶归根、入土为安怎么就迂腐了?”

福伯是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问道:“少爷,那我们还埋吗?”

“你要希望你家少爷我另一条腿也残了,你就把他们俩埋了,顺带给你家少爷也挖个坑。”白衣少年郎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与此同时使足了劲,一瘸一拐往前跳,赶紧离福伯远一点,跟他待久了智商会被拉低。

……

马车上,少年与少女相对而坐。

少女依旧是那副冷淡眼神盯着白衣少年郎,看得少年郎无奈的在心中自我安慰:“只要我不觉得尴尬,那尴尬的人就一定不是我。”

少年郎看向少女,刚欲开口。

“啪!”

少女一巴掌打在这个读书人脸上。

受了少女一巴掌的读书人满腹委屈,毫无斯文之气,骂道:“苏小妞,你干嘛打我?”

“啪!”

又是一巴掌,清脆响亮。

少女苏云欣冷淡道:“你眼神不对。”

眼神不对?自己怎么她了,怎么就眼神不对了?我就是想问问你还跟上来干嘛?你不是要走吗?

但少年郎怎么敢问,只得忍气吞声,捂着脸问道:“那这一巴掌又是为什么?”

少女依旧冷淡,“你吞口水了。”

少年郎:“我……”

“啪!”

又是一巴掌。

少年郎眼神幽怨:“我……”

性子冷淡的少女,道:“我这人脾气不好,有喜欢打人的好习惯,你放心,在抵达京城之前,我会尽量克制住自己,如果不行,那你就自己躲远点。”

这位刚刚杀人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少女哪有什么打人的好习惯,就是看不惯这个道貌岸然的登徒子,如果这小子不是于自己有救命之恩,少女还懒得搭理他呢?

少年郎悻悻然挪了挪身子,尽量躲到一边,离这小妞远一点。

他心里实在是搞不明白,一个看起来清清秀秀、文文静静的好姑娘,怎么就养出了这么一个坏习惯,她爹妈也不管管。

就这样,两人坐在马车上,沉默不语。

……

一个时辰过去,三个时辰过去……一天过去。

少年终究是忍不住,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试图和少女好好聊聊人生,比如怎么控制好自己的脾气,再比如打人有多不好,会嫁不出去什么的。

但从始至终,少女就没回他一句话,倒是啪啪啪的给了少年郎不知道多少次巴掌,只是白衣少年郎依旧是记吃不记打,恬不知耻、毫不尴尬的喋喋不休。

……

时间恍如白驹过隙,一转眼便是一个月过去。

这一个月倒是相安无事,少年郎的马车也顺利的穿过了南里府来到南

早晨,小湾第一个醒来。

睡在野外,并且还是和一群带有一些敌意的陌生人作伴,她的睡眠质量比较差,早早就醒了。

“村长,天亮了,我们可以回家了。”

眼看天色已是拂晓,她便将陈立也摇醒。

后者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小湾,下意识的以为是在自己老窝。

嘟囔了一句:“一份韭菜煎渡渡鸟蛋,一碗瘦肉粥……”

然后翻了个身,想赖会儿床。

结果这一翻身,脑门直接磕在了石头上。

“哎哟~”

陈立当场疼醒,捂着额头坐了起来。

眨了眨眼睛,看......

楚留香叹息着转过身,道:我们来也不是侏儒,就因为练成了这

林奇站在不远处,看着这动人的一幕,轻轻鼓起了掌。

他是两分钟前到的餐厅,听到这边有些喧闹便职业病发作走了过来,刚好看到了张勇拉住钟小丫的场景。通过围观者的议论,以及合乎情理的想象和推理,他很轻易地得到了一个大概的真相。

那个打扮花里胡哨的女孩子应该就是张勇口中想要轻生的同学,而刚才张勇和另一位男同学在千钧一发之际拉住了他。

林奇的掌声惊动了张勇。

在看到鼓掌者是林奇后,心中的一丝介怀得到释放,他得意地看了江天天一眼:“你看,我说林叔不会骗我的。”

然后他便笑着跑了过去:“林叔,你来啦。”

看着飞奔过来的少年,林奇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对不起啊,小勇,我手上有件紧急的案子,来晚了。”

“没有,林叔肯相信我,便已经是……”

“傻小子,我是你林叔啊。你可是我一点一点看着长大的。你什么样,我会不知道?”林奇微笑着抚摸着张勇的头。

这时他才发现,原来对方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长这么高了,只比自己矮了不到半个头。

“都已经是个小大人了呢。”

“嘿嘿。林叔,我刚才……”

“不用说了,我都已经看明白了。你做的很好。”

“真的吗?林叔……”

“当然是真的。你可是救了一条活生生的人命。我和你爸在这个年纪,可远远不如你。”

听到林奇提到自己的父亲,张勇忽然红了眼眶:“林叔,你说我爸他看到这一幕,会为我高兴吗?”

“傻小子,”林奇用力地搓揉了张勇的头发,“那是自然的。要是他知道这件事,我敢说不到下午,我们分局的同事肯定都得知道这件事。”

“林叔……”

没等叔侄俩寒暄两句,忽然从楼梯的方向传来一阵歇斯底里的尖叫。

“死人!杀人了!”

“快!快报警!”

……

而随着这几声尖叫,原本便有些喧闹的餐厅更是瞬间炸开了锅,众人犹如受惊的鸟群,四处逃散。

不少人从楼梯处往电梯处跑。

有几个胆大的进了楼道去看热闹,可没过几秒钟,便脸色发白捂着嘴踉踉跄跄跑了回来。

见此情景,林奇没有犹豫,迅速从上衣口袋掏出自己的证件别在胸前,对张勇吩咐一句:“你们在此不要乱走。”随后逆着人流冲了过去。

“大家保持镇定,不要慌乱。我是警察!我是警察!”

有几个离得近的听到林奇的发话,看到他胸前的证件,也帮着喊道:“警察来了,打击不要慌。”

“一个个跑什么跑,怕个毛!”

……

在听到警察的出现之后,惊慌失措的人群渐渐安静了下来。

原本推搡拥挤的人群也在某种莫名的力量的驱使下,恢复了秩序,有序的离开。

看到这一幕,张勇更是切实感受到了警察两个字的份量。他在心底暗暗下定决心:“我一定要成为一名警察。”

林奇赶到楼道,便看到了那些人所说的尸体。尸体就平躺在楼道转角处,血肉模糊,全身不见有半点皮肤。看样子,凶手是真正字面意义上的将受害者的皮给剥了下来。不过没看到被剥下来的皮肤,也许是被当成战利品带走了。

作为一名在工作岗位上干了快二十年的老干警,林奇自诩自己也算是见过了不少凶杀场景,对这些血腥猎奇的场景都算是有了一些免疫能力,像是寻常的恐怖电影,根本吓不到他。但眼前的这一幕实在是超出了他的预计。

难怪那些人看到这一幕后,表现得如此不堪。

想到身后还有那么多人看着他,林奇不愿让自己露怯,他右手握拳,在嘴边抵了一下,强行压制住了呕吐的欲望,蹲下身体,细细打量了一番,然后忽然伸手轻轻触碰了一下尸体。结果指尖传来的并非是冰冷和僵硬,而是带有一丝温度和柔软。似乎这个受害者是刚刚才死去的。一发现这个事实,林奇果断掏出电话,打了求援电话。

虽然他到现场不过短短一分钟时间,但敏锐的观察力已经告诉了他很多信息。

首先,这具尸体骨骼肌肉毫无缺损,只有皮肤被人以精密的手法剥离了下来,而皮肤之下的肌肉血管,几乎毫发无伤。其手段之精密和残忍一样令人咋舌。

不过说实话,这种操作难度高虽高,但对于一些经常受到大体老师教育的医生而言,似乎也并非不可能完成之事,但那都是处于一个安静的环境,经过极其漫长的时次元里那样,应该是与现世的环境有关,

  -或许等小影多吸收几次阶就可以的。

  牧心一心理想着。把金碗贴着胸口放着。

  决定把金碗带在身上,万一能够跟着去次元屋,就让小影吸了它。钱嘛。身,外,之,物。

  |牧心一现在还是没心没肺的样,丝毫没有考虑如果他跟小筱在一起了,房子、钱和将来的事。

  |牧心一,长的心吧。

  等待还是很痛苦的,没一会牧心一就打开了电脑,

  ————

  今夜对于小筱来说同样不寻常,她,失眠了。理由很简单,因为牧心一没,有,发,信,息。心中不免多想了些,辗转反侧,不能入睡,但让她主动发信息抹不开面子,一天都没理人家了。一个晚上都在思乱想,嘴里不知咒骂了牧心一多少次。这时的小筱倒没察觉到她这两天的转变,现在的她哪里还有工作中的雷厉风行,这才是她这个年龄应有的小女人心态。就这样,翻来覆去一直到凌晨三四点钟,小筱才昏昏睡了过去。

  ————

  临近12点钟,牧心一来到了次元屋。

  又见到了久违的零零,心情颇好的打了声招呼。确定了身上没有金碗,也没有在意。

  零零可没工夫跟他废话,一道光门就出现在牧心一面前。

  得,想叙旧只能出来以后了。

  步入光门。

  牧心一来到了荒郊野外,卧倒在地,四周瞄一下,安全,起身。

  同样的,周围没人,没有任务,嘛都没有。

  很讨厌的感觉。

  看了看自己的状态:

  【物】武学秘籍残本(不能使用

  【技】掌握狂风刀法(三式)

  【阶】夜明珠1颗

  走着。

  这次还好,正前方不远处就有一个小村子,后面是一大片树林,看不到头。左右两边空空的。

  牧心一朝着村子走去,想必那里应该会有任务的提示。

  村子不大,一眼看的到头,百十户人家,路上行人倒是不少,服装各异,从孩童身上的服饰来看,这里的一些人不是本地人。

  不多说,先找NPC打听打听。

  一番打听之后,牧心一倒也了解了。

  梅村,周围只有这么一个村子,对于村子里的人来说,与世隔绝,与世无争。男人白天种种地,晚上抱抱媳妇,生个娃什么的。女人白天看孩子,晚上抱抱老口子什么的。一些年青的小伙子小姑娘什么的,也会不时往没人的地方跑。一片和谐。

  但是从几周前,陆陆续续的来了很多的外人,倒也引得小伙子们的愤慨,小姑娘哪里见过什么外人,一个个的跟瞧着稀罕似的,不时跟着长的俊俏的小哥哥们眉来眼去的。

  自家的瓜,自家的田被外人随意的祸害,是人都不能忍,于是乎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们就跟外来者深入接触了几次,然后在家躺了几天就不再说什么了。

  外来者与本村有了纠纷,村长就出面摆上一桌,吃吃喝喝,便约法三章。

  不得干扰本地人的日常生活。

  不得侵害本地人的生命及财物。

  本村人将会为其所谋之事提供帮助。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村长又安排几个人在村子一侧盖了几间木制房子,几间茅草屋。

  干脆利索,外来者也欣然接受。有的住总比偷偷去小姑娘家住强不是。

  以上就是村子城小伙子们的说辞。刨去主观意愿,剩下来的就是实事。

  村子里的人都打听过了,接下来便是如何与外来者沟通了。

  没办法,在村子里与外来者打听事情,没一个人搭理他。最多就是天气不错,去小林姑娘家蹭饭吃之类的。

  牧心一思考着任务一定与外来者有极大的关系,但是目前的情况是根本解锁不了聊天的选项,鉴于这种情况,牧心一决定先搜刮搜刮。一圈下来。

  破刀一把(被丢弃),残图一张。

  菜刀倒也找到几把,但是拿起来,人家跟他拼命。

  钱,没有。

  也是一个小村子能有什么,东林镇那么大,也就钱多,其他的也没什么东西。

  有刀就行,狂风刀法还能用。

  接下来是需要去一趟村外的木屋了,那里应该会有收获。

  说干就干,迈步便走。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八方愤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海晨情夕

钓鱼1哥

海晨情夕

磊洛青衫

海晨情夕

鲁班尺

海晨情夕

小呆昭

海晨情夕

空空的水杯

海晨情夕

黎未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