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老规矩办》。

他看见了萧十一郎,脸上立刻也露出笑容,显帽热情而有礼,道先前的道人说:若是十分重要的事,跟贫道说也一样

别看什么贞观之治,什么开元盛世,或者是鼓吹的任何盛世,其实即便是在那种年代,照样有吃不饱、穿不暖的百姓。

中华上下五千年,真正彻底百姓解决温饱问题,其实还是在改革开放之后。

朱标自然也知道想要完成这一点有多么的艰巨,熟读史书的他自然明白,英明神武如唐宗宋祖者,其实也没有完成这一壮举。不过他可是大明储君,未来的大明皇帝,对此事有所展望也是实属正常。

好在朱标还知道此事的艰难,没有要韩度马上去解决的意思。

朱标见韩度吃好,便挥手示意将饭食撤走。

“你来找本宫,是有何事?”

“臣是为了石炭矿开采的事,石炭矿开采倒是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运输上十分便......”韩度娓娓而谈,很快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和朱标解释清楚。

“事情就是这样,皇上不愿意出钱,臣只好来找殿下了,毕竟殿下你也是占了四成股的。”

“你想在石炭矿和京城之间,修一条三十里的水泥道路?”朱标沉吟片刻,抬头看向韩度,“这花费恐怕不小吧。”

花费这事儿,用的着你来提醒我?韩度不由得吐槽,要是花费小的话,自己早就动手修建了,那里还会屁颠屁颠的跑进宫来和你们父子磨。

韩度想是这样想,但是为了能够顺利的从朱标这里搞出钱来,还是要有一个正当充分的理由的。

“是的殿下,臣是这样想的,朝廷不是要制作水泥,修建边关的水泥道路吗?但是水泥道路这个东西毕竟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所以臣想是不是可以先修建一段来尝试一下?如果水泥道路有什么问题,或者是有什么缺陷,咱们也能提前知晓,提前改进不是?”

朱标闻言,洒笑一声,“绕了这么大一圈,说白了,你就是想要朝廷出钱给你修路,好方便你卖石炭矿发财罢了。想占朝廷的便宜,就直说,弯弯绕绕弄这么多虚的干什么?”说完眼神一瞥,充满了对韩度的鄙视。

“殿下是答应了?”鄙视就鄙视吧,韩度才不在乎呢,只要能够搞到钱,别说是鄙视的眼神了,让他唾面自干都行。

“怎么可能?朝廷用度,只有法度。怎么会允许你假公肥私,中饱私囊?”

朱标还是拒绝。

韩度瞪大了眼睛,无语的看着朱标。这父子二人是怎么回事?怎么一个个都像是貔貅转世一样,守财奴般的德行?

“殿下此言差矣,修建这一条道路,不仅可以给朝廷以后修建的水泥道路作一个十分重要的参考,更是可以给朝廷直观的展示一下道路对于社稷发展的重要作用。”韩度义正言辞,“臣可以保证,光是这些朝廷获得的收获,就要远远大于修建道路的付出,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

“然后呢?你就可以凭借这条道路,大卖石炭矿发财?”朱标斜着看了韩度一眼,好似在看他屁股后面藏着的狐狸尾巴。

怎么就非要盯住这一点不放?朱标你还有没有一点储君的大度,还能不能够站在国家的高度考虑问题?

自己那叫占朝廷便宜吗?自己那最多算是,跟在朝廷后面喝口汤。

韩度恼了,“殿下别忘了,臣只占了一成石炭矿的股,殿下您可是占了四成,要发财也是您发财,要占朝廷便宜,也是殿下您占的多。”

说完,发泄似的将手里的茶水大喝了一口,啪的一声,失手将茶杯磕在茶几上。

“所以本宫是不会占朝廷便宜的,也不会给你拨款。”朱标无视了韩度的动作,好整以暇的吹了吹茶水,将悬浮在水面的一根根茶芽吹的翻滚起来。

完犊子了。

韩度失望的看着朱标。

就在韩度失望至极的时候,朱标突凸的又冒出一句,“不过本宫自己倒是可以出一笔钱,给你去修水泥道路。”

什么是柳暗花明,这就是。

韩度失落的情绪顿时消失无踪,眉开眼笑的看着朱标,“殿下此话当真?”

“自然。”

真的就好,韩度顿时放下心来。只要有人出这笔钱就行,韩度才不管是朝廷出,还是朱标出呢。

“不过,”朱标忽然说道。

韩度今天最不想听的就是不过、但是这些字眼,这是又有什么幺蛾子呢?

“不过,本宫只能给你一千贯。”

“一千贯?”韩度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殿下开什么玩笑?京城到石炭矿的官道,样一个时刻,若是在孙伯心境圆满的情况下,自己断然不能以太极把握到对方的动势和重心,此时却全然不同。他“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将孙伯的劲力全部借来,并用这份力道将对方甩飞。

老子说:动善时。任何的行动都要把握最佳时机,不能拖泥带水。任平生刚刚甩出孙伯,就直接冲向了薛飞。他看到了对方恐惧的眼神,并说了一句:“不要。”可这声音,被巨大的撞击声淹没,并没有被其他人听到。

任平生将对方得罪死了吗?倒也不至于,若是自己愿意,完全可以用内劲彻底废了对方。然而,他并没有做的这样绝。

“保护小姐!”马经理惊叫一声。

顿时,一阵慌乱的脚步声响起,会所内一众保镖都汇聚到了楚清月四周,神情紧张的盯着任平生,生怕对方随时冲将过来。

任平生暗自摇头,若他真想对楚清月不利,这些保镖有什么用?他一步步的向楚如嫣走去,周围的明星富豪见任平生缓步走来,纷纷让出一条路,个个神色复杂的望着他。

薛飞依旧在那里惨叫,可愣是没有人敢上去搀扶,查看伤势,都怕引起任平生的不快。他们算看得清楚,如今在这私人会所,任平生就是个活阎罗,惹对方动怒,那就是找死。对方连薛家大少都敢下死手,自己这小胳膊小腿,可经不起他随手一挥。

任平生走到楚如嫣身边,对她笑了笑,将周凌薇轻柔的拦腰抱起准备离开。

洛靖文这时也跑了过来,她看了眼对方怀里的周凌薇,撅了噘嘴,“小五,我们要离开吗?”

任平生朝大厅一角的徐佳看了一眼,“靖文姐,你带上徐佳一起走,顺便到医院包扎一下。我与如嫣姐带周凌薇回家,她身上的伤需要中药处理,如嫣姐也能在旁协助。”

洛靖文其实有很多话想对任平生说,毕竟打了薛飞,后续的事情会很麻烦,但眼下人多口杂,显然不是谈话的时候。她点点头,“好吧,我们暂时分开,等明早我去你家找你。”

“好。”

洛靖文走到徐佳跟前,在她耳边不知说些什么,对方想了想,然后点点头,两人一道向门口走去。当走到任平生跟前,徐佳眼眶微红,特意说了声“谢谢”,语气中满是欣慰和感激。

任平生也对她笑着点点头,转身刚要离去。身后传来了楚如仙悦耳动听的声音,“任平生,你打了人这就要走吗?”

任平生定住身形,头也不回的说:“楚小姐可是有话要说?”

楚如仙见他看都不看自己,不禁恼羞成怒,她嗤笑一声,“我当然有话要说,你胆大包天,在我楚家会所逞凶伤人。不仅打伤我楚家供奉,更是将‘询度’的贵客薛少重伤。

你不给个交代就走,是看不起楚家,看不起‘询度’吗?”

场中的明星富豪们,听到这番话,不禁暗暗咋舌。楚如仙这番话可谓句句诛心,任平生今天固然威风八面,可已经把薛家得罪的死死的。她这大帽子一盖,显然是想坐实对方有意与楚家和“询度”为敌。

所有人都惊疑不定的看向那道身影,想听听他如何回答。对方刚刚得罪了薛家,难道还要与楚家开战?

楚清月眉目如画,嘴角轻微撇了一下,似乎有些不屑。

楚如嫣颇为忐忑不安,她毕竟是楚家人,即便对家族感情不深,也不希望自己夹在中间,看到两者交恶。

任平生嘴角掀起一抹弧度,淡淡笑道:“楚小姐,你没有搞清楚状况啊?”

楚如仙微微一怔,脱口问道:“状况?什么状况?”

任平生摇了摇头,一字一句道:“状况就是,你,楚如仙,既代表不了楚家,也代表不了‘询度’!”说完,他抱着周凌薇走出会所大门,再无一人敢阻拦。

“你!”

楚如仙气得咬牙切齿,脸色通红。任平生这话的意思很清楚,你楚如仙无论在楚家还是“询度”都没有说话的份。你就是个“上蹿下跳”的小丑,自以为是个角色,我连正眼都不瞧你一下。

“这是赤裸裸的打脸呐!”

“噗呲”,孙然忍不住笑了一下,望着任平生的背影有些依依不舍。

在场的明星们向来深谙此道,听到这番话一个个挤眉弄眼,强忍笑意,憋得脸色通红。富豪们可不管这个,先前就恼怒楚如仙算计自己,此时一个个哈哈大笑,全无顾忌,对任平生更是由衷升起了钦佩赞赏之情。

  “后撤!”

  面对满血满状态的血蛮勇士们,就算是巫森等人也不得不暂避锋芒。

  不,应该说是实在木法儿,因为大杀器用不出来,只能先憋屈的后退。

  两万多人飞快的退出了破玄枪的射程范围之后,在一座山头上面降落之后我们该怎么办,这件事情算完成了吗?”马尔斯虽然也有预感。事情要不妙但是他不是那样愿意多管闲事的人。

  “我们先去看看那位丝丽雅老人吧,我总怕真的出现什么问题。”

  “得,看这样又是休息不上了。”

  

  

这人的铁沙掌力已练得颇有火候我的忙?”陆小凤苦笑道:“今那么是怎样一种感情让他们的友难怪上官金虹要你们来杀我,原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老规矩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有一座游戏屋

端墨

我有一座游戏屋

戒念

我有一座游戏屋

老狼爱吃鸡

我有一座游戏屋

雪茶

我有一座游戏屋

醉饮长歌

我有一座游戏屋

不现惊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