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前辈,聊聊?》。

厉长老离开,一个名为刘申的长老到来,他倒是客气多了,对陆隐态度很好,“陆盟主,久仰大名,在下刘申”。

  “晚辈陆隐,见过刘长老”。

  “不敢,陆盟主可是外宇宙之主,地位可比我这个小长老高多了”刘申笑道踏步逃进“豪华”酒店。

“别跑-----”自由佣兵团众人连忙追上去。

最后在五人的努力“威逼”下,每个人很高兴又分到5千元,当然最高兴的还是龙心悦,这几天天上掉馅饼,无缘无故捡到一笔大财,让她成为一个爆发女富婆,不高兴才怪。

但即便是说了,也于事实并不能出除东豫州刺史。淮南九戍十三

  约法三章之后,诗召南算是默认将这辆货车送给楚怀沙使用了,当然是在她学会开车之后。

  随后二人便开始了日常的买菜做饭,依旧是楚怀沙的主厨,诗召南看孩子的同时帮忙打打下手。

  今天买了货车,对楚怀沙来说相当于鸟枪换炮了,如此好事自然要好好庆祝一下,一高兴楚怀沙便多炒了两个菜。

  见楚怀沙如此上心,诗召南将孩子放到了婴儿车里道:“你先弄着,我去楼下搬捆啤酒上来。”

  “好!知道了!”

  就在楚怀沙抄的热火朝天的时候,小陆琳琅突然哇哇的哭了起来,楚怀沙连忙关上火跑过来哄孩子,然而看了看尿布发现小家伙也没尿尿,奶也是刚喂得。

  “我擦,再等会啊,还有俩菜呢。”

  楚怀沙纠结了一会随后打开电视机又将孩子放到了婴儿车上正对着电视机。

  “乖孩子,先看会电视啊!”

  得到安慰陆琳琅随即也不哭了,叼着奶嘴看起了电视。

  楚怀沙一边炒菜一边听着客厅的动静,孩子没哭,他倒是无意间听到了一则新闻。

  根据警方透露,芙蓉区和星沙区域连环杀人案的凶手目前还没有确切线索,现在请女性朋友在夜晚注意不要一个人出门,目前政府部门也已经通知个单位不得要求女性朋友加班到晚上,下面是详细报道。

  此时天已经黑了,楚怀沙将火调小走了出来开始看新闻。

  新闻上自然说的是连环杀人案的事情,根据警方推测,凶手应该是一个健壮的男性,有一辆没有牌子的面包车用来跑路,他喜欢攻击落单的女性,时间一般在深夜,攻击之后,一般会进行强女然后杀人抛尸。

  楚怀沙心头一紧猛的看向楼下,就在这时孩子也哭了起来。

  “不好!”

  楚怀沙猛的拉开门想要出去,然而正好碰到刚从电梯里面出来的诗召南。

  “你去干嘛?”

  楚怀沙先是一愣随后松了一口气道:“吓死我了,怎么买个啤酒这么长时间?”

  诗召南吐槽道:“喂!我是人,又不是兔子,从家里到楼下超市打个来回怎么不得十分钟啊!现在天气又这么热,我又懒得跑。”

  楚怀沙看看表,果然还不到十分钟,是自己紧张过度了。

  然而就在这时厨房传来了一阵烧焦的味道。

  “我擦,我的菜。”

  而屋内孩子的哭声也引起了诗召南的注意。

  “我说楚怀沙,孩子哭成这样你就不管管啊!”

  “我不是让他看电视呢嘛!”

  “看个球啊,她抬头看的是天花板,哎呦,拉了,你快去拿湿巾来。”

  ……

  二人一通忙活,总算把孩子的事情处理了。

  而最后一个压轴的辣椒炒肉却炒糊了。

  不过这并不影响二人的好心情。

  “来为了咱俩第二次脱单成功,干杯!”楚怀沙举起了杯子。

  诗召南则坏笑道:“楚怀沙啊,你不会是想要把我灌醉吧。”

  楚怀沙回想了一下上次和诗召南喝酒的情况,二人喝了两捆啤酒,自己爬了,而诗召南啥事没有。

  “不不不,想多了,你的酒量我还是有底的。”

  “哼哼,知道就好。”

  就在这时,楚怀沙想起了刚才的新闻报道。

  “哎对了,以后晚上不要出门了,有事我去吧。”

  “怎么了?”

  楚怀沙在手机上搜了一下湘北连环杀人案,然后分享给了诗召南。

  “这不,你也看到了出来个变态,警察现在还没抓住呢,你一个人出去太危险了。”

  诗召南先是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

  “一对一对打我感觉一般人打不过我。”

  楚怀沙挑起了眉头道:“怎么打不过你,你不会真的认为你把老陆打赢了你就天下无敌了吧。”

  诗召南摇了摇头。

  “天下无敌倒不至于,但是寻常人应该对我构不成威胁。”

  诗召南哪里知道,她这句话对曾经团里的散打冠军有着极高的挑衅性。

  “哦!要不咱俩今天比划比划?”

  诗召南露出了坏笑道:“好啊,怎么比?”

  楚怀沙犹豫了一下道:“就比谁先让谁趴下。”

  “好!来。”

  二人从餐厅走到了客厅,为了让场地宽敞点,楚怀沙还将茶几抬到了一边。

  双方摆开架势,诗召南先攻。

  只见其抬脚就直踹楚怀沙的面门,速度极快而且相当有威慑性。

  然而楚怀沙向左一个侧身随后一抬手便将诗召南踹出来的那只脚

次日上午,郑志龙亲自前来请方子安前往泉州码头。众人骑马乘车出泉州东门往东南方向而行,大道上车马络绎不绝,满载货物的车马拥挤不堪,繁忙无比。

方子安知道,这个季节正是东南季风的尾巴,出海贸易的船只在这个季节集中归来,趁着东南季风,可省去不少气力。再过一个多月,北风渐起,新一批海船便要乘风出海了。

泉州港又名叫刺桐港,五代之时,当地官员下令满城遍植刺桐花,花开时全城如烟霞一般灿烂,故而泉州得名刺桐城,其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前辈,聊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哀冢

佐安

哀冢

南绻

哀冢

紫辰幻梦

哀冢

十十

哀冢

司马鸿飞

哀冢

懒癌患者叶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