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第一场,开战》。

古浊飘含有深意的望着她一笑,她脸红了,不依道:你这人坏死孙小红道:“这样长的头发,一定是女人的。”她自己当然也知

转眼又是三个月后。

三人在漫天的电弧之里急速穿梭,只是这一次他们三个由一大一小一白鹿,变成了一大一小已蛤蟆。

随着大蛤蟆的飞遁,漫天的电弧愈加浓烈,几乎随处可见电弧龙卷,狂暴的风浪席卷着电弧,化作一片片怒涛翻滚上天。<咳,那啥,克里森先生,要不我回避?”王二虎开口问道,他在这里实在是不合适啊!

“没关系的,陛下,我们父女两没什么好避讳的,倒是真心感谢您,要不是您给了薇薇娅这么一个好机会,她可能这辈子都只能在家里生活了。现在看看,她多活泼......

我和姒玮琪刚刚从洞中出来,随即一股诡异的风便迎面呼啸而来,寒得彻骨,石壁缝隙间是密的不透光的苔藓,单是站在山洞里就不自觉地脊背发凉,恨不得马上离开此地。而我眉心的褶皱,却怎么也挥不去,这个神秘而且阴森的葬龙坑,不知道它那无限的漆黑里隐藏着什么恐怖的秘密,让站在洞口的人都为之颤栗。

“琪姐,我们得快些出去,梓玥要是等不到我们,我怕她会自己进来,到时候情况可就不妙了。”我担心道。

“放心吧,我已经叮嘱过她,不管我们出不出的去,她都不会进来。”姒玮琪说道。

此刻,眼前依旧是一片漆黑,浓得像化不开的稠墨,阴风嗖嗖,让人不禁毛骨悚然,借着微弱的手电筒光线,可以看到洞壁上刻着各种神怪鬼魅,个个都瞋目呲牙,骇人万分。顺着电筒光线继续往前,前面有一双血红色的绣花鞋,还有很多很长很长的头发,感觉好像有一双眼睛在不知何处盯着自己,我的背后不自觉地升起一阵凉意。

正此时,我和姒玮琪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耳边的风声音犹在耳,但是那种凄厉的寒意却戛然而止了,随之而来的不是似有似无的平稳、安静,反而是一阵喧哗和躁动。

噪声传来的方向就在路的前方,但是应该还有一段相当的距离,若不是山洞中的环境特殊,声音能够传播的很远,以及两人的耳力惊人,怕是难以捕捉到如此微弱的声音。

“嘘!”姒玮琪一把拉住了我,侧身贴到身后的岩壁上。

“有人?!”我怎么也不敢相信还有人在这葬龙坑底部。

我们俩能够从活人禁地中出来,已经是不可能中的不可能,此时,若还有活人存在于这个空间之内,那种惊讶足以令所有人都窒息。

除非是另一种可能。

那就是,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人想要进入这葬龙坑之中。

“我们距离上层空间应该没有太大的距离。”姒玮琪分析道,“这个声音明显是来自顶上。”

“没错。”我点了点头,说道:“外面的人想要进来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我还是很好奇,究竟是谁想要打这里的主意?”

“人心不足蛇吞象,他们来到这里就是自寻死路!”

大巫师已经告诉了姒玮琪出去的路该怎么走,当然所谓的出路其实是不存在的,真正的出口在于我身上寄宿了姒雁栖的魂魄,得以从阴阳两界中间的虚无地带穿过,从一个世界回到另一个世界。

这一阴一阳的两个世界,看似藩篱桎梏,莫测高深,实际上都不过是假象,在我看来,这不过是一条很深很长的路,走着走着,便看到了尽头。

一顾是天堂,回首却黄泉。

另一边的陈梓玥却早已经等不及了,攥着手在外边躲来躲去,焦急不已。我自从被那只异兽拖入了深潭之中,她的这一颗心就从没有落地过,然而她还是忍住了内心的焦灼之情,按照姒玮琪的叮嘱,坚持守在原地。

“梓玥!”我从长满彼岸花的一岸走到了尽头,而在那混沌的尽头,就站着一个楚楚的女子,便是陈梓玥。

“林坤!”陈梓玥看到我的时候自然无法抑制内心的欣喜。

可随即陈梓玥便换了面色,紧张地说道:“林坤,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这里还有别的人!”

“你遇到他们了?”我惊讶道。

“我看到了他们,但是他们没有看到我!”陈梓玥解释道,来的那帮人人数不少,我们从葬龙坑上方垂降下来,几经寻觅,却苦于无法找到进入地下空间的通道。

“那他们现在在哪?”

我还没来得及问完,姒玮琪就已经做出来反应,她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低身伏在岩石后面。原以为看到的会是对方的人马过来搜索,但是没想到,听到的却是一阵凄厉的惨叫,且这一阵惨叫声发生的十分突兀,在声音发出之后没多久便戛然而止了。

“什么情况?”我立即起身摸了上去。

面前的景象令人瞠目,只见一棵古树边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几把具尸体,唯有一个老者,疯疯癫癫地蹲在树旁。

“是他?他怎么来了?”我见到那个老者时候,不由得吃了一惊。

我和姒玮琪一见那蹲在古树边上的老者,心头立刻掠过一抹不祥的阴云。此前有只深山老林里的猞猁,此刻出现了一个人,绝对是足够惊愕的一件事情。这葬龙坑本是禹王埋龙骨的墓场,里面木离听,还是在说给自己听。

木离皱着眉头,自己一直认为面前的这名健壮老者是苦艾村最强的人,不过现在看他的样子,似乎那个青年才是苦艾村的依仗,木离又好好打量了青年一番,实在看不出任何过人之处。

而此时前方的战场,精壮男子已经成功将一头巨狼压制在身下,只是三尺身躯竟然将比自己庞大了近一倍的巨狼按在地上,双手被鲜血覆盖着,拳头如雨点一样落在巨狼身上,巨狼虽然也不断地反抗,不过每一次的攻击都被男子闪过,巨狼虽说脸上已经血肉横飞,但是原始的凶性还是让它不停地挣扎,不过奈何男子的进攻实在是骤如暴雨,很快就被男子压倒性的拳头打的站不起身。

“蛮烈果然是个好苗子”阿公见到蛮烈一人击杀巨狼的样子,不禁由衷的夸赞到,木离也惊讶与这人的速度,若不是刚刚四匹巨狼使用合击法术,恐怕仅仅靠他自己就能与其中两匹周旋一二,他的速度与身法虽说没有蛮暗那样诡诈,但是却也迅如疾风,木离摸了摸下巴想到了先前唐嫣师姐提到的谷岳峰,听说哪全峰上下都是一群炼体的怪人,不知道与面前苦艾村的战士相比孰强孰弱。

另一只巨狼见状也想帮忙,却被蛮正直接抓住尾巴,整个身体直接被蛮烈拽起,随后巨狼只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蛮正竟然用它粗大的手臂将整个巨狼甩起,在空中画着圈,木离双目微睁,虽说之前就看出蛮正力大无穷,但是竟然能直接将这练气妖兽抓起,巨狼被抓在空中是惊怒交加,用双爪与利牙疯狂的撕咬蛮正,蛮正的一身血铠实在是过于强力,看着锋利的爪子只能在上面留下一道道血痕。

正当木离看的兴起时,猛然间注意到沙浪群身后的漫天沙尘忽然震动一下,出现一个圆圈,紧接着一道黑影就冲出,木离只看到一道白光闪过,下一秒蛮正的胸口就出现三道长长的抓痕,蛮正虽然遭到攻击,但是双足依然稳如泰山,胸口的血铠也在逐渐愈合,但是手上的力道却一松,巨狼挣脱开来,用双爪狠狠地抓向蛮正,巨力让蛮正整个人有些踉跄。

“不好”木离不禁喊出声,刚刚袭击蛮正的黑影没有停下身形,而是直接冲向蛮烈,此时的蛮烈整个人极其亢奋,正全身心的投入自己面前这场压倒性的打斗中,万千没注意到蛮正这边发生的事情,蛮暗站在不远处也将一切看在眼里,正准备要帮助蛮烈,腿上传来的一阵抽搐却让他身形一顿站在原地,刚刚自己使用的特殊秘术,让自己的双腿负荷过大,短时间已经很难能再次投入战斗。

而四周的苦艾村战士大多都没看到黑影的存在,只是看到什么东西闪过,蛮正的胸口就迸出鲜血,木离身边的阿公已经冲入战场,不过一切都来不及,黑影已经迫近蛮烈,刚刚划破蛮正的白光又一次亮起。

就在这时,原本站在人群后方的那个平凡青年缓缓睁眼,随后扯开盖在身上的斗篷,露出裸露的上身,木离的目光被其身体完全吸引住,这已经很难称之为是人的身体,上面密密麻麻的伤痕交织在他的身体上,如果说阿公身上的伤痕已经让人触目惊心,哪这青年身上的伤痕就已经让人难以理解,木离根本想象不到究竟有什么样的人,在受过这么多的伤害还能站在这里,上面的伤痕数不胜数,几乎无法看到完好的血肉,抓痕,刺伤,也有一些像是被被兵刃划破,如星罗满布,遍布全身。

青年微微吸了一口气,随后整个人气势一转,刚刚面无表情的脸,忽然变成了一种嗜血扭曲的模样,嘴角一咧,双眼如同饮尽鲜血一般,赤红,膨胀着。

空间如同静止一般,木离的双眼已经彻底陷入青年散发出的疯狂中,青年轻“嘶”一声,紧接着双脚一蹬,脚下的沙漠随着一阵轰鸣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深坑,而青年早已伴随着破空声穿过人群,黑影与蛮烈只有咫尺距离,而青年离蛮烈却足足百丈,仅仅是一个呼吸,一道血光就赶到蛮烈身边,一道气旋在血光与黑影之间出现,没有丝毫声响,黑影就缓慢的倒飞出去,同时也漏出身形,木离看到后,正是一只独眼的沙狼,木离看到其身上灵气的浓度,怕是已经接近练气五六层,看来这就是阿公所说的狼王。

青年也出现在蛮烈身边,此时的他浑身上下所有的伤口都破裂,整个人如同浴血一般,狼王见到阻拦自己的青年,大嘴一张就要再次对二人发动攻击,不过稍一用力,只感觉双眼发黑,感到胸口有一丝丝凉意。

只见青年缓缓抬起右手,在青年手中的正是一个还在跳动的心脏。

这已足够。除此之外,他还能为,只有肯去找的人,才会找得到呼声尖锐、凄厉,历久不绝。南同样微笑着。这个人却赫然竟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第一场,开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万辰之始

浮梦流年

万辰之始

照何年

万辰之始

侠想

万辰之始

六月二九

万辰之始

照烧茄子

万辰之始

断岁月